深度 | 半年吸金52亿,贝尔链的黑庄往事

链讯 作者:陀螺财经 2019-04-29 23:12:14 阅读:18



编者按:“传销、区块链游戏、资金盘、模式币”,外界谈起贝尔链总离不开这几个标签化的印象,贝尔链的暴涨则让这些人“拍断了大腿”。在暴涨暴跌的表象之外,有一位区块链游戏圈的朋友认真地收集了区块链上的数据,从数据角度分析了贝尔链的内在逻辑和“模式”,文章数据专业详实又娓娓道来,推荐大家仔细阅读。


作者:吴尼克

公众号: DOGi Games Club


近期的妖币要数贝尔链。短短10天上涨了5倍,流通市值最高时高达130亿元人民币,总市值230亿人民币。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贝尔链BRC一度挤进数字货币/代币市值和流通市值排名的前十,超过了波场TRON、门罗币XMR、火币积分HT、NEO小蚁等一众老牌明星币种。


目前虽然几经暴涨暴跌,价格仍维持在32元人民币,总市值170亿人民币。




相信很多区块链老鸟和我一样,在贝尔链刚出来只有几块钱的时候,只是看他的模式就觉得是个传销币,资金盘,早晚要崩,所以基本看到也就当个笑话过了。


但是贝尔链却往往在大家觉得要崩的时候突然暴涨,让很多人大呼看不懂的同时也扼腕叹息为什么自己没及早上车。


错过了这个机会其实让我十分懊恼,想多了解一些这个项目,但奈何市面上对贝尔链的态度非常两极分化,一部分人痛骂传销、资金盘,而另一部分则大唱赞歌,因为相当一部分早期参与者确实赚到了钱。


找不到客观分析,那我就自己来。


01  贝尔链是什么?


关于贝尔链的介绍,网上有非常多,官网的简介是这样说的:


贝尔链(Baer Chain)是基于区块链技术构架打造,采用分布式智能合约的游戏生态平台。它以去中心化的结构,直接将整个游戏生态链上的组成分子有机地链接起来,实现个体价值的直接对接、无损流通和安全存储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区块链游戏平台。贝尔链的名字来源于美国电子游戏先驱拉尔夫贝尔,白皮书里喊出的口号也是:“让游戏归本质。“


几经改版的白皮书的所有内容,都是围绕区块链游戏的概念在做文章,看起来也和一般币圈项目的白皮书别无二致。


那么为什么大家都是它是传销币呢?我猜测起源可能是这段视频:



数百人高举右手,大声呼喊:贝尔10万才开始!贝尔10万才开始!


这种惊人的架势令人震撼,再加上他们的宣传海报是下图这样的,画风加文字都很微商传销风,让人很难不和传销联系到一起。

   


如果仅把它崛起的原因归结为传销,那似乎太简单了。


靠两款游戏半年吸金52亿,又在项目众多的币圈中冲进市值前十的位置,这绝不仅仅是简单的传销就能解释的。


贝尔链背后强大的操盘团队和市场团队,就算不打着区块链的名义发币,也一样能在其他领域赚钱无数。


高利息吸引资金,高分成强力推广,高控盘操纵币价。

贝尔链的玩法,融合了资金盘、传/直销的精髓和币圈/区块链的精髓。


而它的黑庄往事,远比普通人想象中来的震撼。


接下来我将从一款吸金20亿的《超级富豪》和一款吸金32亿的《环球城》入手,来对贝尔链的操盘机制进行全面深入的解析。



02  吸金20亿的游戏《超级富豪》


为了了解贝尔链这个项目,首先我下载了号称让无数人躺赚的游戏《超级富豪》,这款游戏是贝尔链主推的落地项目,参与人数众多。




但很快我就发现,游戏的本质是一个资金游戏。


玩家用钱(以太坊ETH)买游戏里的商铺,商铺产贝尔链发行的数字代币BRC,BRC可以在ZB交易所这个主流数字代币交易所换美元等法币或其他数字代币。



《超级富豪》游戏的充值地址是:

0x65043331a41cc4350030BB4 011E2a7a85c90Ec11


我很好奇这么一个妖币的核心落地项目,究竟有多少人玩,充值了多少钱。于是我把这个地址的全部充值记录爬了一下。统计出来的结果是让我震惊的。


从2018年10月19日游戏开始到19年4月23日,短短6个月的时间,一共有1万6千名用户共计140万以太坊的充值和1570万个BRC的充值。


按照目前的以太坊和BRC的市场价,这相当于20亿人民币的充值。



这个数字,不管和区块链项目、资金盘项目还是和游戏项目相比,都足以值得项目方骄傲。


在传统游戏领域,即便是目前收入排行第一的《王者荣耀》这款全民手游,在刚发布的前半年,也没有达到20亿元的流水。


这一万多名用户,平均充值金额近10万元,其中170名充值超过100万元,5000多名充值在10万元以上。


大户的人数相对较少,但贡献的总投资额却占比很高。


其中,前十名的用户投资额都在500万元以上,并且做过10次到178次不等的反复投资。


第一名更是高达1300多万元



在这款让数千土豪痴迷的《超级富豪》游戏中,玩家需要使用ETH或BRC来兑换游戏中的金币,再用金币来购买各种店铺,招聘、培训、升级员工,升级建筑,目的是提升赚取BRC代币的能力。


除此之外,《超级富豪》没有任何常见游戏中的娱乐性、互动性或社交性。玩家充值游戏得不到娱乐,得不到漂亮的女主播,也得不到大火箭屠龙刀这些游戏道具,唯一能得到的,就只有贝尔链的数字代币BRC。



03  吸金32亿的游戏《环球城》


《环球城》是贝尔链在19年3月上线的另一款人气游戏。



游戏的玩法和《超级富豪》相似,但是充值方式由以太坊改为BRC和USDT,产生收益期限由原来的永续收益改为限时收益。


但不变的是产出的BRC和承诺的回本天数玩法。


该游戏一经推出火爆程度甚至高于《超级富豪》,很多大户几十万上百万个BRC(价值几百万~几千万人民币)在游戏开服的第一周就打进去。

 


截至2019年4月23日,共有1.1亿个BRC被充值进游戏,按照4月23日的市场价30元计算,价值人民币32亿元。



贝尔链通过《环球城》这一个项目,一举锁定了流通盘近半的流动量,为后续操纵币价提供了强大的便利条件。



04  用户狂热的原因


那么为什么这一万多名成年人,会这么疯狂往游戏里充入成百上千万的真金白银,用来换成一个发行成本极低,刚发行不到一年的数字代币?


这是因为贝尔链的推广让他们坚信,BRC是金蛋,《超级富豪》和《环球城》中的那些商铺,就是下金蛋的金鹅。


官方承诺,充值用户可以根据充值金额的高低,在90~120天内回本并开始盈利。每年获得3~4倍甚至更多的回报。

 


实现的方式是官方每天给投资用户发放和承诺投资收益等值的BRC,用户可以随时选择将BRC在主流数字代币交易所ZB交易所出售。


比如用户小张一次性投入1万元人民币,那么他将属于100天回本的这一档,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每天收到价值100元的BRC。


他可以选择把这100元BRC在ZB交易所出售,也可以再投资回游戏中。未来的日子里,他将每年躺赚3.6万元。


这一设定和类似钱宝网或MMM的资金盘相同的地方,在于承诺的超高额回报;而不同的地方在于,传统资金盘是收人民币或美元,然后承诺并支付同种货币的利息收益。而贝尔链是收以太坊,但支付自己发行并高度控制的BRC数字代币。


这个设定一方面使得官方避免了在项目早期支付大量现金,进而有更多现金进行市场运作和二级市场操盘;另一方面也使得官方在项目宣传方面有了更多的卖点。


BRC作为一种可以在交易所交易的数字代币,其价格会受供需关系而波动,这也导致了《超级富豪》和《环球城》的投资人每天收获的BRC数量,受价格的波动而有所变化。


由于锚定以太坊价值回本的时间是锁定的,所以会发生以下情况:


当BRC价格上涨时,玩家获得的BRC数量将变少;

反之当BRC价格下跌时,玩家将获得更多的BRC。


这一有趣的设定给了官方一个完美的宣传话术:


如果BRC上涨的话,你可以高价出售手中的币,赚更多的钱;

如果BRC下跌的话,也没关系,你可以获得更多的BRC,等以后上涨的时候可以赚更多。


这一巧妙的设定,使得很多商铺持有人在币价下跌时也非常开心。


另外,根据目前的游戏规则,《超级富豪》用户获得BRC收益并没有截止日期或金额上限。这也就意味着在当前的游戏规则下,一次投入,终生受益。


马克思在《资本论》曾说过:


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贝尔链《超级富豪》和《环球城》的用户们,面对的是每年3倍、4倍甚至更高利润的诱惑。而获得这些利润,并不需要冒着杀头的风险,只需要他们动动手指把钱充到游戏中就可以了。


这诱惑让他们疯狂。



05  坐庄四步曲


看到这里,如果你仅仅把贝尔链看成是一个披着游戏外衣的传销资金盘,那你就低估了它。贝尔链有着更大的野心和更复杂的设计,高收益承诺吸收资金只是他一盘大棋中的一小部分。


这盘大棋,名叫“坐庄”。


在股市和币圈二级市场坐庄,可以简单分为下面四个步骤,贝尔链自然也熟门熟路:


筹备操盘资金 


控制流通盘筹码


暴力拉盘


高位震荡出货并获利


其中,控制流通盘筹码的过程中,与大股东或项目方合谋并低位购买股票或代币是必备的手法。在币圈中还可以使用节点竞选投票、提供理财产品等锁仓的方式进一步锁定流动性。


而暴力拉盘和高位震荡出货的过程中,往往需要配合利好消息、媒体攻势以及高超的二级市场操作。


1)筹备操盘资金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已经知道贝尔链通过《超级富豪》筹到了价值15亿的140万个以太坊作为操盘资金。并通过两款游戏锁定了1.2亿个BRC(《超级富豪》1570万、《环球城》1.1亿),占流通量近半。


140万个以太坊已经足够让绝大多数的币圈项目将他们的K线随意画成他们喜欢的样子了,但这是否就是贝尔链项目的所有资金?金色财经曾在18年7月报道过贝尔链3000万人民币融资的新闻,但融资额是否有水分?融资的款项被用在了哪些方面?项目方花了多少钱用来二级市场的操作?



带着这些疑问,我进一步深挖了项目方相关的其他钱包账户。


很快,我发现了贝尔链项目刚成立时的一个可疑的钱包地址*ff1a。这个账户在贝尔链早期融资18年5月至9月期间收到过多笔总计9300多个以太坊的打款,并在18年10月向贝尔链的多个官方控制钱包地址打款,用于支付以太坊网络使用费GAS。



多种迹象表明,这个账户及另一个*4107钱包极有可能就是项目方用于收取天使募资款的账户。


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么贝尔链的早期主要投资人共有12名,第一笔投资款于18年5月到账,最后一笔在18年9月。每位投资人投资100至3000以太坊不等,当时总价值约4000万左右,略高于7月份公布的3000万元融资。

 

收到这些投资款后,除了其中的一小部分(约800以太坊)转去了用于二级市场操盘的回购地址外,其他绝大部分被资金迅速转向ZB、火币、Gate.io和币安等主流交易所。



想必初期融到的这9000多个以太坊在各大交易所变现后,支撑了项目前期的运作费用以及游戏制作和运营费用。


所以到这一步,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贝尔链项目方用于二级市场操作的主力资金,大部分是通过《超级富豪》获得的15亿。


那么通过《超级富豪》获得的这15亿资金,有多少进入了二级市场?


通过追踪贝尔链用于交易所操作的回购地址**8d95和** e2da的追踪,我发现这充值的140万个以太坊,几乎都分批被打入ZB.com交易所的** 976b账户。


虽然进入ZB交易所后的账户变动我无法追踪,但这证明了,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贝尔链项目将从《超级富豪》中收获的价值15亿元的140万个以太坊,全数打入了交易所,用来二级市场的回购和操盘。


如果你稍微深想一下,会觉得这个操作很有趣。用户把钱一次性给官方,官方分期把BRC给到用户,再拿用户给的钱在交易所操盘。


官方的这个操作可以简单概括为:“打钱给我,我来坐庄”。


在项目早期的时候,用户获得BRC是有90~120天的周期,但以太坊是一次性到位的。这就导致绝大部分BRC筹码还在官方手里,用来控盘的巨额以太坊也在官方手里。


又有钱,又有币(筹码),坐庄从未如此轻松。


当然,随着BRC逐步释放,官方控盘的能力将越来越弱,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2)控制流通盘筹码


从之前对《超级富豪》和《环球城》两款游戏的分析后,我们知道贝尔链通过这种方式将1.2亿个BRC锁定,锁定期间为90~120天,占流通量近半。


但贝尔链为什么在《超级富豪》和交易所上线近半年后的19年3月18日才推出锁仓大杀器《环球城》?整个BRC的筹码来龙去脉又是怎么样的?


要回答这些问题,就必须要从贝尔链BRC最初发行时说起。为此,我找到了BRC最初发币的智能合约以及最早收到币的账户,并对其中的主要账户从18年6月追踪至19年4月。

 


根据贝尔链的白皮书,50%的BRC代币将发给团队及各阶段的投资人,50%的代币将通过生态激励的方式,发给对生态有贡献的参与者。


贝尔链BRC代币最初于18年6月在以太坊上创建,并逐步被转入**f145、**6371等5个钱包,分别用于白皮书上所描述的团队激励、生态激励等用途。



虽然白皮书中有约定各种解锁条件,但到了19年4月的时候,57%的BRC已经达到解锁条件,其中私募投资部分的已经全部达到解锁条件。

 

到了19年4月的时候,用于生态奖励的2.9亿BRC已经发放掉了1.2亿,只剩1.72亿在贝尔链官方手中。


团队和早期投资的1.16亿BRC尚未动用。


有另外0.58亿的BRC项目初期便被打散并逐步转至数百个钱包。随后这些钱包的拥有者有的将BRC打入贝尔官方钱包,有的直接打入交易所,也有打入游戏或者自己的数字钱包的。这种随机性很强的形态,很像是众多早期的散户投资者。


最后有1.16亿属于私募类别BRC的动态非常耐人寻味。


最开始他们被转移至23个钱包,平均每个钱包转移量为500万BRC左右。在转移之后这些账户陷入了长达近半年的沉寂,直至最近一个月才有部分被转入贝尔钱包。这里面几乎没有转入交易所的行为。


这1.16亿BRC的钱包持有者们展现出来了极强的纪律性和忠诚度。我大胆的猜测,他们要么是官方自行持有账户,要么就是官方对账户持有人有着极强影响力。


虽然和项目刚开始相比,BRC的筹码已经有所分散,官方也做了些动作让BRC的筹码看起来更没那么集中,但到了19年4月,前100名持币用户的BRC总额仍达到了96%。


过程中还有个小插曲,在排名靠前的用户中,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钱包账户,0x492eea2038aadc701259f3535841a b985c2f9a80,这个账户长期持有数千万个BRC,但它也被卷入了CDC消费链的负面报道中。这属于题外话,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

 


看似BRC的筹码十分集中,为何项目方要在19年3月上马《环球城》并锁定1.1亿的BRC呢?


原因就出在生态激励的机制上。


《超级富豪》的游戏推出之后,BRC的发放数量直线上升,它即成为了贝尔链的吸金神器,也向市场和散户投放了海量不受控的BRC。

  


到19年3月,《环球城》上线之前,贝尔链已经累计发放6000多万的BRC,而且由于用户复投积极,未来发放的BRC将继续增长。


迅速激增的BRC流通量迫使项目方必须做出反应,否则一旦筹码过于分散,项目方拉盘的成本将变得异常高昂。


2-1 贝尔链给出的第一个解决方案是:“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