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872490018

“币改”已来,你还不知道它是什么就out了!

文//哔哔News 略有删减


“币改”已来,你还不知道它是什么就out了!-碳链

7月5日,FCoin发布“币改试验区”之前,搜索“币改”的词条几乎搜索不到任何信息。半个月之后,“币改”风风火火闹了整个币圈,“币改”变得无处不在。

 

但是“币改”的概念依旧不明确,人们照葫芦画瓢,参照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的“股改”试着给“币改”下了一个模糊的定义,简言之用通证取代公司股权。打一个比喻“以太坊发了币可以叫1CO,但是阿里巴巴发了币可以叫币改。”

 

区块链是一个正在构建的世界,它最有趣的地方是没有永远的法官,所有人都可以做预言家。我们来看看,区块链行业大咖们是如何看待“币改”的。


(排名不分先后)


反方

林嘉鹏(LinkVC创始人)


币改的标的会比蓝港好吗?


小的上市公司的流动性都不怎么样,比如“蓝港互动”,一周5000港币的成交额,5000港币能砸30%,币改的标的就会比蓝港好吗?



何一(币安联合创始人)


不良资产发个币就成优良资产了?


不良资产发个币就成优良资产了?就有人接盘了?

 

优质资产就是优质资产,劣质资产就是劣质资产。烂项目不会因为发币就变成好项目。

 

国内最近多了很多“新概念”,新瓶旧酒而已。迷信权威不如迷信自己。之前的住百家也发币塌了,区块链不是万金油。



富兰克凌(CoinTiger创始人)


它们不仅缺钱还缺心眼


币改就像一株西洋参,优秀的企业吃了还是原样,因为它们的激励已经到位。

 

有问题的企业,吃了还是会有巨大的问题,因为它们不仅缺钱还缺心眼,巨大的经营问题靠币解决不了。

 

币改是一项工具,更适合新公司,因为新公司一派新气象,没有负累。而老公司连股东层面都难以搞定,遑论其他。


 

高原飞熊(Xstar创始人)


币改其实还是1CO


我佩服圈里人才的造词能力,币改其实还是1CO。只不过早期的1CO都是随便几个人组一个团队弄个白皮书就发币。

 

去年下半年,一些互联网公司也开始1CO,它们有垂直行业的经验和资源,有完整的技术和运营团队,甚至在市场上血战过。

 

这类项目应该比那些币圈程序员要靠谱得多,不过也得小心。现在积极币改的项目方,多数是没赚过钱,人性的考验一样适用。



矿神三金


他们是抽血不是造血


现在币圈99%的币都是没有现金流的项目,所以99%的项目都是死水一潭。

 

现在的区块链就像以前的互联网,不是做房地产的进来做互联网就能成功。

 

币圈链圈能成功,靠的是需要不断的创新发展,而不是传统有问题的企业进入币圈去给他们解决问题。

 

那些本来就有问题的传统企业进来,反而加重了币圈的负担。他们是在传统行业做的不成功,现在又进来币圈趁风口圈钱。他们是抽血,不是造血。


 

曹寅(数字启蒙资本合伙人)


实体企业“互联网+”,还没有一个成功案例


币改意义重大,但也十分艰难。传统企业的通证化改造难度比互联网化改造的难度至少高十倍。

 

自从国家提出“互联网+”战略以来,中国传统实体企业的“互联网+”改造,还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原因在于,人不对。

 

币改也好,互联网+也好,最大的敌人就是企业创始团队自己。

 


何琼(九州资本创始人)


很多企业股改都做不了


币改原意是让股权等变成代币快速流通起来,但是真正的币改会推翻旧的利益分配机制,很多企业股改都做不了,更别说币改了。

 

大公司盘根错节,远不是那回事。现在的币改,我更觉得是不良资产打包上市变现。



程超(DAIS创始人、钛云科技CTO)


币改大部分会失败


传统企业币改将会和互联网化一样,少部分企业成功,大部分企业失败。

 

币改不能简单视为发币融资,而应该深刻考虑token在企业设计的业务流程里面如何发挥相应效能。如果是单纯当做一种企业融资模式,很容易和p2p一样泛滥成灾,大量企业币改沦为资金盘模式。

 

币改比较适合互联网,信息技术类转型企业,比如共享经济、内容社区、物联网、人工智能等。这些领域均涉及到资源(行为、内容、社区、数据、存储等)共享,再添加上价值token激励,则可以大大提升普通用户参与的热情,反哺主营业务。



毕墨 (Fcoin币改区讨论组成员 、SLife生态投资总监)


“币改”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


从古典互联网的企业来看,能够与区块链紧密结合并且能创造更大价值的已经基本进入,还没有进入的可能是因为政策问题或者不知道如何结合的一些企业。

 

这些企业中绝大部分是因为增长乏力,急需资金扩张等问题为出发点,而不是通过区块链技术来革新自己的商业模式及发展方向,并且股权与通证同步,运营中心化等问题也会令社区质疑。

 

我认为“币改”很难会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但是通过这一轮“币改”对VC及企业的教育,可能会跑出一些便于通证化,并运用区块链技术达到“币革”效果的好项目,这才是“币改”的意义所在。



中立

Larry Liu(Genaro创始人)


明确币改业务和设计通证模型是关键


 我们要意识到,企业币改所面临的困难,主要在通证模型设计上。

 

一个大前提是币改往往意味着放弃既得利益。如果简单的将积分通证化,实则是杀鸡取卵,必须创造通证流通的闭环,去中介化,将利润回馈到客户中去,从而增大网络效应,创造自发的可持续价值。

 

此外,在币改的时候,需要对区块链底层技术与上层应用有深刻的认识,在公链coin中还是dapp token中进行合理选择,不能把用户消费补贴和公链共识机制混为一谈。

 

最后,需要明确币改的业务,具备共享理念、需要多方激励互动的业务适合币改,对于数据隐私与使用同时有需求的业务也适合币改。

 

总结一句话,币改具备光明的未来同时意味着放弃既得利益,币改不是补贴,明确币改业务与设计通证模型是关键。



李俊(本体创始人)


并不是所有场景都适合通证化


部分业务场景引入通证化的模型,可以减少中间环节,增强业务的实时性,以及各方参与的透明度。

 

但并不是所有场景都适合通证化,特别是在业务中已经建立起足够信任的场景,没有必要为了通证化而通证化。

 

另外在通证化的过程中,应尽量选择更广范围参与的基础性平台,避免自己搭建的联盟性平台,甚至私有平台,它们的透明度和信任度都不够,这会影响通证化的终极目标和最初意义。



蓝领(区块链著名律师)


不是所有的业务模式都能进行完美的币改


我认为不是所有的业务模式都能进行完美的币改,有些只能做到一部分,有些只是嵌入一个代币,原来的生产关系并没有产生本质性的变革。

 

很多人把代币当做某种充值卡方式来使用,用户先把钱支付给充值卡而不是卖家,币改中充值卡就由token来代替了,我的钱先去买token,然后再用token支付卖方的服务或者产品。这是浅显的币改,并没有做到本质的革新。

 

我理想的币改是对经济模式做本质上的改变。传统模式中,买方用户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经济关系,他们只和卖方有直接的经济关系,而好的币改不再区分买卖方,每个人都是相同的阶级,节点之间能横向发生关系。



左鹏(金丘科技CEO)


币改面临两大难题


“币改”是一项很有意义的社会实验,它试图将企业与企业、企业与用户之间用直接的经济利益紧密捆绑起来,从而使企业获得更高的用户忠诚度。

 

但币改仍面临着两大难题亟需解决:一是通证的定位问题,目前已见到的币改项目都是采用权益类通证,通常会被严格监管,有很多法律法规的条条框框限制。

 

二是当前的币改项目多着重于通证的激励机制忽视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本质,在设计经济机制时极易陷入中心化陷阱,依赖于对一个或几个中心机构的信任,成为与无币区块链相对应的另一个极端。

 

币改如果要避免失败,要注意互联网+Token,实体企业+Token的简单发币思路。区块链与实体经济的连接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蒋宇捷(信天创投合伙人)


短期持谨慎态度


币改是目前行业阶段性的一个红利,其本质还是“区块链+”。短期我持比较谨慎的态度,长期认为有价值。

 

第一,行业的基础设施例如计算和存储能力并不成熟。

第二,币改的对象很多是上市公司,涉及比较敏感的政策因素,会带来比较大的影响。

第三,区块链在很多产业落地并不容易,尤其是线下部分很重的场景,所花的时间难度可能远远超过大家想象。

第四,我还没有看到能完全落地和验证过的经济模式。

第五,很多企业还是用中心化思维来考虑这件事,同时本身被第三方推动,自身缺乏对整个行业深刻的理解,也缺乏足够强大的动力进行内部的改造,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



SKY(三点钟社群联合发起人、区块链499小姐姐群发起人、DACC基金会合伙人)


币改的挑战来自三方面


币改是虚拟走向现实的希望之路。它的挑战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传统股权公司的利益再分配问题,在利益再分配过程中不同角色的协同以及法律问题。二是Token模型的整体设计和市场的匹配程度,如何让token模型匹配不同的经济体和市场。三是长远来说的价值回归,如何真正的刺激更多差异化的实际价值创造。



小马哥(BA Capital创始人)


币改需解决基础设施建设问题


“币改”通过去中介化以及构建区块链通证经济社区型组织实现价值流转和产业资源重新配置,使投资者共建、共享、共有,并赋予传统企业以“自金融”和“自组织”的能力。

 

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和组织都开始试水区块链领域。尽管币改有诸多益处,但是目前仍需要解决基础设施的建设问题,投入更多时间进行开发,也需要等待更明晰的政策。


 

黄步添(云象创始人)


币改与现有法律框架存在冲突


未来的分布式经济更有机会构建一个比传统互联网企业更大的协作网络、以更低的成本运行的形态,以及更公平的财富分配共享模式。

 

币改,更确切的说是改造原有商业组织形态,走向分布式商业组织,通过通证来激励分布式商业组织的各个参与者。

 

但币改最大的问题是Token证券化,与现有法律框架之间的冲突。



邵建良(比升资本创始合伙人)


“币改”非朝夕之事


“币改”非朝夕之事,和比特币的价格一样,不能以天为单位,要以年为单位来看其发展。我们也基于自己的基因,建立了金融行业的通证社区,积极探索金融行业的通证化改造之路。

 



刘明(Bpa&Try 创始人)


币改可以做但不能说


币改的本质就是积分代币化,实体企业务必慎重,互联网企业可以试试。

 

另外币改这个概念很不好,币改对应的就是股改,而股改有政府引导。币改目前来看政策面不明朗,明显有动摇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的嫌疑。

 

很多时候事可以做,话不能说。

 

当年杜润生解释为什么要把包干到户说成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么复杂,因为包干到户当年是被批判过的,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不一样,农户只是承包土地,土地性质没有发生变化,这样复杂不直观才能忽悠领导。

 

最后他总结道,在中国很多事不取决于你想做啥,而是你能做啥。



杜江南(三链资本)


关于币改,我先有五个疑问


由此引发出的5个小问题:

 

1.币改的企业是什么样的企业?是上市公司?还是传统互联网企业?

2.币改的初衷是因为股权融资无法更进一步,还是企业真的需要引入Token经济模型?

3.币改是不是仅作为一个简单的融资工具,融资完成后马上上交易所即可?

4.币改的企业是否可以1co和ipo同时进行?

5.美国界定Coin是否为Security的法律法规越来越完善,后期和数字货币相关的法律一定会越来越规范化,如何成为合法合规的币改项目?

 

能将以上基础的两个问题回答好,并且能理清五个小问题的脉络,相信一个企业能在执行层面上开始币改。



正方

胡道远(中国通证经济行业领袖评选项目组组委会秘书长)


通证化改造和发币上交易所不是一回事


币改试验区是推动通证化改造的赋能式投资分布式协作社群,目前组织区块链行业内最顶级的各类专家近3000人,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是我们的初心和宗旨。

 

不能创造实际价值,不能推动生产效率提高的所谓“发币”是我们反对的。

 

通证化改造和发币上交易所不是一回事。适合通证化改造的行业,一般要具有“交易、激励、用户、社群、互信”的特点。

 

币改项目的筛选对象: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证化改造;大型实体产业通证化改造;全球范围内的通证经济创新项目,特别是一带一路全球数字经济+通证项目,以及通证经济全球基础设施重大创新项目。

 

重点考察经济体潜在规模、通证经济系统合理性、治理机制合理性、团队匹配度、产业资源支撑能力、切入路径合理性几个方面。

 

坚决拒绝以下三类项目:没有锚定生态价值的通证发行项目;发起方主动制造和传播不实信息的项目;违反所在国法律法规的项目。



孔华威(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上海分所所长,起点资本合伙人)


最成功的币改是三化合一


原来一个公司生意的币改,主要三个事。第一,公司社区化,业务的整体价值是由社区成员(消费者和持币者)的网络效应决定。第二,消费投资化,消费X产品可以换取X业务的整体价值通证,这个过程也叫“挖矿化”。第三,智能合约化,无论2B和2C,无论是点到点的,还是多方参与的,整个过程是可编程的,变成一个自动执行的程序。

 

最成功的币改是三“化”合一的,两化或者一化的可能会牵强、别扭,甚至“空气化”。



孟岩(柏链道捷CEO、 CSDN 副总裁)


最好将币改理解成社区自律行为


币改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业务的通证化改造,也许直呼全名“通证改造”更合适。但是币改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币圈自律和改造,从这个意义上看,“币改”名符其实。

 

我们对币改的全部过程和关键信息都进行充分公开,但很多人还是有一些误读,比如说认为币改是换一个马甲发币,币改是在私自搞项目发审。其实币改无关发币,更不是所谓的发审。

 

币改是以社区开放自治的方式推动区块链项目的信息公开,进而帮助优质项目不断提升改进,优化这个新兴领域中的资源配置,通过自治、自律、自监管的方式创造一个良币逐劣的正向的产业生态。

 

我不认为存在什么通用的币改模式,大家目前最好将币改理解为一场社区自律行动。



于隽(OK  资本合伙人)


我们希望助力大家落地项目


复盘美国纳斯达克成长历史,早年间由于没有优质项目上市,市场交易冷清。直到80年代中期,美国个人PC和互联网时代到来,一批做硬件、软件、底层系统等的企业崛起,才带来了资本的持续涌入最终成就了纳斯达克的繁荣。产业的崛起引来优质投资标的登陆资本市场,才是资本生态兴旺的底层源头。

 

反观当下的区块链资本生态,经过上一轮数字资产暴涨的狂欢后,进入漫长的熊市。投资者信心动摇,市场急需真正落地提升产业效率的项目带来信心,带动持续的资本注入,区块链产业才能有未来的发展。

 

我们希望对优秀的币改团队倾注在区块链领域积淀的资源和技术,助力大家真正落地项目,为区块链产业发展贡献力量。



朱嘉伟(火币集团COO)


“区块链+”是一次历史性的革命


“区块链+”是一次历史性的革命,需要在意识形态上、基础建设上、以及上层应用中有一个全方位的创新。

 

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有一定基础的企业,更能够借助原有的资源,来解决行业的痛点。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学只有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才能够获得持续的生命力。



朱荣(原796所长)


币改有利于生态发展


个人认为,通证经济的金融属性注定了TA可以服务并赋能与实体经济。但如果纯粹出于金融的需求,每家企业可根据自身情况灵活变通。作为坚定的区块链行业投资者,我们期待更多的良币,期待更优质的项目,期待行业尽早走出乱象丛生的现状,赢得健康长足的发展。



何永(深脑链CEO)


20年后token经济可能会彻底取代股权制

 

币改未来的趋势有几点:第一,币改通过token 经济模型,生产关系再造,可以进一步拉近产业链环节中的关系,形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第二,对于员工的激励更加充分,激发创业激情。第三,降低融资门槛,企业创始人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产品开发和销售。第四,对于投资人,更早实现回报,激活资金的使用效率。

 

未来5-10年,币改可能会成为企业主流的发展方式。任何规模都可以切入,规模越大,币改难度越大,生产关系重塑会遇到极大挑战,原有股东关系也是挑战。规模小反而挑战更小。

 

20年以后token经济可能会彻底取代股权制,这将会是一场几百年来伟大的变革。



易理华(了得资本创始人,雄兵资本发起人,FoKing控股董事长)


币改成功率大于初创区块链团队


币改成了最近区块链热点,这是有原因的。首先创业成功率极低,区块链除了早期处于风口上的项目起来外,必然会面临同样的商业规律,大部分项目失败。而币改是从更成熟的团队,产品上切入,成功率必然大于投资初创区块链团队。了得资本孵化的创新型投资与投行品牌猎人资本,已正在推进优质币改项目。



曾林钏(比莱资本创始人)


币改是区块链发展必然阶段


我觉得币改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有点类似于原先的股改,是企业制度发展到一定程度,随着生产关系的变革必然要出现的。这次变革主要是借助区块链技术带来的证券化的便利和高流通性,在前期肯定会有一些法律上和监管上的问题,但是最终还是能够得以解决的,毕竟这是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必然阶段。



余半城(天使投资人、《每日金融》创始合伙人)


如果美团做区块链支付系统


美团的一张互联网支付牌照,大概价值十个亿,如果他做自己的区块链支付系统,那么他将套利十个亿的制度红利。

 

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第三方支付账户系统,这个也是传统的互联网公司作币改的最大动力……也是区块链项目,动不动就估值几个亿的根源。

 



朱高峰(The Blockchainer创始人)


币改后,公司主体蜕变为社群组织


如今币改,指用区块链技术对公司或其他经济主体的资产形态改造为统一的通证机制,如此之下,组织形态蜕变为社群组织,未来将以社群自治方式维持发展。

 

有人说币改是一项史诗级的经济改革;也有人说这是举步维艰的旧世界经济组织做最后的困兽犹斗。

 

币改的演进逻辑假如能理想化实践确实会打破旧有经济模式僵局,突变了生产关系,本质上是改造了价值创造和价值分配模式。

“币改”已来,你还不知道它是什么就out了!-碳链

人物:赵东 帅初 | 大空翼 苏玉林| 击剑师 | 守雌

   热点:交易挖矿| EOS节点竞选| ICO争议

视频:佛魔3D | 李笑来VS陈伟星 | 

李笑来录音门 | FCoin |  三点钟玉红 


“币改”已来,你还不知道它是什么就out了!-碳链

合作 | 约稿 | 加入团队(实习/全职)

杨达豪(微信号:yangdh007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碳链立场
本文由 陀螺财经 授权 碳链 发表,并经碳链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碳链)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itanlian.com/chainnews/2717.html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慢雾科技与 Cocos-BCX 就生态安全达成战略合作
慢雾科技与 Cocos-BCX 就生态安全达成战…
独家专访 | 融资233万美元后,DappRadar联合创始人首谈DApp与DeFi发展现状
独家专访 | 融资233万美元后,DappRadar…
比特币既是“风险资产”也是“避险资产”
比特币既是“风险资产”也是“避险资产”
慢雾科技发布红队测试(Red Teaming)服务
慢雾科技发布红队测试(Red Teaming)服务
重磅!解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第二任所长穆长春(附完整个人简历)
重磅!解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第二任所…
因比特币爆富的95后,18岁身家数千万
因比特币爆富的95后,18岁身家数千万
陀螺财经
tuoluocaijing 作者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 文章

    473

  • 评论

    0

广告赞助

复制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