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872490018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谁进了爱思群?收到AISI令牌了吗?卖了吗?财富自由了吗?”这样的询问忽然在6月的一个早晨爆发——

这一天,币圈人醒来,就被“爱思群发了AISI令牌”、“一令牌已经叫到400万元”这样的消息刷了屏。

爱思群发了个AISI令牌,总量500枚,完全免费分发给群友,每人持有一枚,未来不增发、不分叉,按网传400万元/枚计算,AISI总值达20亿。因为基于社区共识发行,AISI令牌被行业认为首创了IGO(Initial GroupOffering)分发模式。

400万元一枚,可能有价无市,你想买也未必买得到。

但你最关心的可能莫过于那些人到底有没有卖AISI令牌、卖了后是不是真的实现财富自由了。

答案可能出乎意料。

据耳朵君所知,目前成交的有3单,成交价分别为200ETH(约等值80万元)、50BTC(约等值250万元)、127个ETH(约等值50万元),其中,以50BTC成交的单子背后对应的是一个癌症患者的故事。

耳朵财经对这三笔交易的参与者进行了采访,追踪他们在卖出AISI后的状态。要知道,沈波也是在爱思群中看到肖风的相关报道后达成共识,才有了万象区块链。这次这个AISI令牌,不知道会让多少人实现财富自由呢?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作者  路阳 | 编辑  沁雨


1

产生价值的首单:200个ETH

“最贵的TOKEN可能是我卖出去的吧”

AISI令牌的成交首单让AISI令牌有了市场价值,这笔成交来自于唐平与Jack Chen。

唐平将AISI令牌卖给了Jack Chen,最初谈的成交价是200个ETH+20万现金,但是唐平没要,所以最终是价格是200个ETH。

唐平称,自己把AISI转过去之后,本以为是玩笑,但没有想到几个小时后之后Jack Chen真的转过来200个ETH。

其中的插曲是唐平本想用1个AISI换12000个EOS,但是平台转账不能转EOS,于是收了ETH。

唐平开玩笑说,“世界上最贵的Token,是我卖出去的吧。”

意识到卖AISI令牌不是一个玩笑后,唐平已经需要退群了,虽然他并不想退,但是按照规则,只有再买到一个AISI后才能回去。

“群主没有踢我,他说自己走,不忍心踢”,唐平是自己退出的。

“大家的AISI地址都是公开的,查询下就清楚了。”

如今唐平已经不在群里,唐平表示,“不成交,就没有后面的任何事”,“成交的意义大于在群里的意义”。

作为首单成交的AISI令牌具有历史意义,案例象征大于财富的意义。购买唐平AISI令牌的Jack Chen,在接受耳朵财经采访时,已经有了2.8枚AISI,不过截至发稿,Jack Chen手里握有3个AISI令牌。

对于购买AISI的行为,Jack Chen表示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为爱思这个社群做一份贡献,这无关价格,“我出了一道人性的选择题给了所有人,100万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经得起考验的,优胜劣汰,社会生存法则社会生存法则嘛。”

根据Jack Chen表述,这笔交易得到了群里不少人的赞赏,“我为爱思社群开了漂亮的一枪,因为爱思是中国区块链行业第一个群,更是中国第一社群,每个群友都大有来头,我在这里面认识很多很厉害的人,我在群里获取的信息和帮助远超越于我为爱思社区绵薄的贡献。做人要懂得感恩,回馈社会。”

2

价值50BTC:最感人的一单

“为了治病,我每天花掉15万”

AISI首单成交后,第二单、第三单也随之而来。

AISI第三单是最感人的一单,卖方是子夷,买方是NBC合伙人兼CEO魏捷,成交价格是50个BTC,价格高于首单。

子夷这枚AISI的出售,与玩笑、实验无关,而是迫于现实情况需要。

根据子夷自述,卖出AISI,是为了救患上湿疹的孩子,与罹患癌症的岳父。

工作在杭州的子夷,本身是江西人,一直从事媒体行业。

媒体行业是一个这样的行业:看着很光鲜亮丽,创造收入却不易。著名调查记者王克勤做了一辈子的记者,业内曾传出他既没有买车也没有买房——现在是否买房车无法得知。

2013年前,子夷的父亲因为遭遇病痛不幸离世,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2016年7月1日,子夷的岳父又检查出来是结肠癌晚期,不久后子夷的孩子出生,孩子又患上严重湿疹蛋白过敏的病症。

“小孩子浑身抓的都是血肉,然后我老丈人这两年来也病情在不断恶化,然后每个月的开销也非常大,大化疗做了24次,然后现在在用国外的进口药是全自费的,差不多一个月要好几万,但是这个进口药现在也没有疗效了,然后医生建议采取一种新的免疫疗法,一个月差不多要花费15万,然后我就觉得因为两年前其实已经治疗了花了40多万,然后手头也非常紧了。”

这种情况下有价的AISI便是子夷的救命稻草,核实子夷的情况后,AISI群友们后期还发起了募捐。不过,出于种种原因,子夷表示正将这些募捐的钱不断的退回。

曾经有人质疑子夷在杭州有房,子夷解释,自己在杭州海宁买了房子,不过是靠贷款购买所得,房产证还没有三年,不能买卖交易、也不能用房子做抵押贷款,该资产几乎没有变现能力。

耳朵财经采访到子夷这一单的中介人——火球财经 CEO Tommy,据Tommy介绍,2014年时候他便已与NBC 合伙人兼CEO魏捷相识。魏捷想加入爱思群,但按照规则需要一枚AISI令牌,Tommy在爱思群里发布购买消息,没想到的是连发2天都没有人理睬,只有子夷,在他推送2天消息后主动联系Tommy,并且给Tommy发了孩子和岳父的照片。

理解了子夷的Tommy做了交易的桥梁,单纯介绍,没有收费。子夷也对Tommy和爱思群友表示,以后还会回来的。

对于爱思群的价值,Tommy表示,爱思群作为社群本身便拥有很强的价值,毕竟其中的群友都是很厉害的人。

3

把令牌流转给更需要的人

是社群的价值所在

卖出AISI令牌的还有张张,区块链早期布道人,当年令牌圈神曲《我们都是比特币》的唱作者,现在是音乐区块链项目Musictum的合伙人。

张张是第二个卖出AISI令牌的。

一开始张张卖出了0.1个AISI令牌,“只是做个实验”,后来张张才知道没有1个AISI令牌就不能在群里了,这也是AISI群后来达成的共识,于是张张索性实验到底,接受买家的市价,将剩下的AISI令牌都换了,按他的话说,“都没还价”。

张张表示,自己本意没有想过要离开群,还和群里建议说应该是持令牌量最大的前500位留在群中更合理,而不是必须一人一令牌。

“总之刚开始很多规则都还在完善和调整共识中,这也是社区实践的意义吧。因为我认为令牌只有流动才有价值也刚好有人想买就一时决定试试看。先0.1退群后再卖0.1,第二天剩下0.8一次性就换完了。”张张说,“因为不在群里了,留着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张张最终用1个AISI换成了127个ETH,价值比流传在外的价格低,因为是做实验,所以张张觉得换了多少没有所谓。

“当时换除了流通价值尝试外还有个原因——我是不太看重身份的人,也就是我不需要一个令牌来证明我是一根老韭菜,那对我意义不大,也不需要再去认识很多资源,因为大都早已认识,只要你项目本身做好,不用担心未来的合作问题,因为只要共赢都会欢迎。”

“我对爱思这个社群实验整体持肯定和赞赏态度,之前也给爱思提很多建议,包括不谈币谈价值、不抢红包谈干货等一些游戏规则,我对爱思这个社群实验室持肯定和赞赏态度,出发点是好的,大家都在积极摸索,他们也没想到我会先离开,我自己也没想到,无论如何顺其自然吧,把令牌流转给更需要的人就是社群的价值所在,祝福爱思。”

对于张张以及子夷的退出,虫哥表示支持和理解,甚至为AISI令牌能够帮到他们、缓解他们的生活压力感到开心。

有人卖0.1个,就有人买0.1个。

爱思群里的陆登(化名)在持有1个AISI的同时,又购买了0.1个AISI令牌。对于买这0.1个,陆登的解释是玩:“我之前没有见过这样的操作,然后我也希望能看到一点就是对行业有变化的东西。”

对于“变化”,陆登解释道,大多数人接触加密货币是为了赚钱,但是比特币创始人也没有赚钱。还原最开始状态,大家都是围绕比特币这一个社区,彼此之前存在某种关系,这种形态是很有意思的。现在AISI发令牌量较少,会演化成什么样子也不一定,如今人手一枚就像是股权,或是纪念币,不像是发行100亿枚给人的感觉就是用来流通。

不过对于AISI令牌,陆登持有相对保守的态度,他觉得首先不应该去承诺一些东西,其次不该采用AISI令牌的形式而该分成许多券来分发,这里面人为的因素就太重了。

陆登觉得,哪怕是现在AISI令牌是1元钱一个,大家都抱着好玩的心态参与,不会有很强的包袱感,事情就可以做的很大很好,然后共赢。如今的模式运作的太重了,就显得格局变小了。

在几笔交易产生后,AISI过高的价格等因素导致AISI的持令牌规则变化,目前包括虫哥在内,已经将令牌持有量降至0.1枚,并通过45个月解锁剩下的0.9枚。

而根据AISI财富榜,目前共有324AISI令牌持有者,其中分为特殊贡献者、观察者、完整持有者以及其他。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爆料、寻求报道联系沁雨(微信:Miss_qinyu)

商务合作联系大宝(微信:onetyl)


加耳朵君进社群

玩转区块链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往期推荐

(点击图片浏览)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关注我们在底部菜单栏可获得379份区块链项目白皮书

更多消息请加客服进群交流:iterduo

那些卖出AISI令牌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呢?-碳链


聆听区块链的声音

--- 耳朵财经 ---

---- end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碳链立场
本文由 耳朵财经 授权 碳链 发表,并经碳链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碳链)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itanlian.com/chainnews/1967.html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陀螺产业区块链第二季 | 零售卡券的区块链解决方案
陀螺产业区块链第二季 | 零售卡券的区块…
两会热议区块链,这些提案你要知道!
两会热议区块链,这些提案你要知道!
数据要素价值凸显,区块链应用正当时 | 陀螺研究院
数据要素价值凸显,区块链应用正当时 | …
区块链产业发展全国两会受热议 20余位代表委员提交相关建议
区块链产业发展全国两会受热议 20余位代…
陀螺产业区块链案例库第一季最终集 | 杭州互联网公证处知识产权服务平台
陀螺产业区块链案例库第一季最终集 | 杭…
重磅!“陀螺号首期原创扶持计划”获奖名单出炉!
重磅!“陀螺号首期原创扶持计划”获奖名…
耳朵财经
iterduo 作者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 文章

    221

  • 评论

    0

广告赞助